• <li id="u8gsu"><s id="u8gsu"></s></li>
    <dl id="u8gsu"><ins id="u8gsu"><thead id="u8gsu"></thead></ins></dl>
    <dl id="u8gsu"></dl>
    <dl id="u8gsu"><ins id="u8gsu"></ins></dl>
  • <dl id="u8gsu"><ins id="u8gsu"><thead id="u8gsu"></thead></ins></dl>
    <li id="u8gsu"><s id="u8gsu"></s></li>
  • <div id="u8gsu"><tr id="u8gsu"></tr></div>
    <dl id="u8gsu"><s id="u8gsu"></s></dl>
    <sup id="u8gsu"></sup>
    • CSF觀察

    【CSF 觀察】 | 張秀芬: 跨境資產證券化推動一帶一路。

     

    圖:亞太結構融資公會聯席召集人、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執行秘書長,張秀芬

     

    編者按

     

     

     

    2017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年會上,亞太結構融資公會聯席召集人、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執行秘書長張秀芬女士從助力一帶一路及人民幣國際化戰略等方面分析了中國推動跨境資產證券化的必要性。她還指出,香港地區有著完備的金融生態系統和投融資環境,非常適合作為公開債券市場和吸引外商投資的通道和出口,建議中國內地和香港的監管部門以及相關行業協會聯合努力,共同推動中國國內和中國跨境資產證券化市場的健康發展。

     

    全文分享
     

     

    張秀芬(亞太結構融資公會聯席召集人、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執行秘書長):

     

    大家好!很高興再次看到證券化行業的各位新老朋友,我今天演講的主題是跨境資產證券化對“一帶一路”戰略的推動。我從兩個方面與大家分享一些觀點。

     

    第一個問題,中國跨境資產證券化主要的推動因素是什么?

     

    第二個問題,為什么說中國香港地區是連接中國內地資產證券化走向國際的最好橋梁?

     

    我們先來看第一個問題,為什么中國有必要盡快推動跨境資產證券化的發展?

     

    我認為,首先,是因為中國跨境資產證券化是與中央政府已經從2000年底就開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戰略是一致的。表面看來跨境資產證券化似乎必將鼓勵更多的人民幣出境,但事實相反,實際上跨境資產證券化已經鼓勵了不少境外投資者投資了中國的資產,例如,通過有抵押品的債券。


     

    第二,在最近這幾年,中國已經建立了包括上海自貿區在內的多個自由貿易區試點,建立自由貿易區的其中一個目的是希望開啟新的金融模式,吸引更多外國資本。但是目前自貿區ABS的發展仍然受到一些局限,一些國際機構投資者對于中國境內自貿區發行的離岸市場ABS產品,仍缺乏足夠的信心。


     

    第三,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提出了“一帶一路”戰略的倡議,現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已經多達65個,投資需求非常大。根據亞洲開發銀行對亞洲的“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的國家和地區基礎設施方面的建設規劃,在2010到2020年這十年間,就有8萬億美元建設需求。如果這個數字是準確的話,那就意味著在整個“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的國家和地區基礎設施建設上的資金需求,將比亞洲開發銀行所預估的8萬億美元還要多。雖然中國已經建立了亞投行,初步建立資本是一千億美元,還有“絲路基金”的規模也達400億美元之多。但是亞投行和絲路基金所能夠提供的資金,相比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所需資金,還是遠遠不夠的。從另一方面國際投資基金的角度來看,初略估計目前國際投資者,如養老金、保險公司、還有主權投資基金等,預估可投資資金規模在90萬億美元左右。這些資本今后也需要有更多的多樣化且長期化的投資產品。


     

    因此,如果能夠盤活國際上的投資資金存量,就可以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項目,特別是在項目完成后通過前期證券化借貸來減輕成本利息,提供更多的融資,是符合中國利益的。也就是說,通過開展跨境資產證券化,中國市場將會吸收更多的經驗和知識,了解更多由中國國內的資本在境外進行資產證券化發行的經驗和做法。一旦中國的離岸ABS產品,達到了國際標準,并且被國際機構投資者接受后,就意味著中國將更加容易把技術輸出,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進行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解決這一戰略急需的資金問題。

     

    接下來我們看第二個問題,為什么把香港作為一個中國內地資產證券化的發行中心?事實上這不難理解,香港本身就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也是重要的國際金融樞紐之一,已經有多年來發展完備的金融生態系統和投融資環境。在香港有數量眾多的跨國公司,包括銀行、保險機構和機構投資者。除此之外,香港的法律體系十分穩健,有非常謹慎的監管機構和十分完善的仲裁中心,所以香港能夠為國際投資者提供高質量的投資保證。中國國內資本,也非常愿意通過香港來開展資產證券化的發行和售賣。現在中國政府已經建立了滬港通以及不久之后即將啟動的債券通,這意味著中央政府也更加愿意把香港作為公開債券市場和吸引外商投資的通道和出口。


     

    最后,我想指出的是,雖然中國的離岸ABS產品達到國際標準并且被國際機構投資者接受本身可能不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但跨境資產證券化真正能為中國證券化行業帶來一些實質的益處。跨境資產證券化交易,能夠促進中國資產證券化從業人員為達到國際投資者的要求,不論是在產品的設計亦或是在發行階段,發行更多符合國際標準的產品。中國的資產證券化市場現在還處于萌芽和起始階段,而跨境資產證券化的交易,對于中國持續推動資產證券化行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國際上的標準和最佳方法,是國際投資者所熟悉和推崇的,他們將幫助中國國內的資產證券化市場更加健康長期地發展,也能夠幫助我們提高中國國內市場的標準,促進國內市場的發展更為成熟和繁榮。我們已經見證了過去幾十年全球資產證券化市場發展的歷史,如果資產證券化做得不夠規范,可能會影響金融市場穩定,甚至影響到實體經濟發展,這是在2008年開始的金融危機所給予我們的教訓。但是中國也必須要高度認識到在ABS實踐中,不僅需要做交易商,更需要我們做工匠,建立起符合國際標準的資產證券化產品,使之成為受到國際投資者認可和喜好的投資渠道。


     

    現在的中國內地資產證券化市場,還沒有準備好完全開放跨境資產證券化,因此我建議中國內地的行業監管部門與香港的監管部門建立起合作關系,共同解決監管、法律、稅務等一系列的政策問題。我相信有了這兩者以及相關行業協會聯合努力,我們能夠更好地來推動中國國內和中國跨境資產證券化市場的健康發展。

     

    謝謝大家!

     

    CSF觀察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