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u8gsu"><s id="u8gsu"></s></li>
    <dl id="u8gsu"><ins id="u8gsu"><thead id="u8gsu"></thead></ins></dl>
    <dl id="u8gsu"></dl>
    <dl id="u8gsu"><ins id="u8gsu"></ins></dl>
  • <dl id="u8gsu"><ins id="u8gsu"><thead id="u8gsu"></thead></ins></dl>
    <li id="u8gsu"><s id="u8gsu"></s></li>
  • <div id="u8gsu"><tr id="u8gsu"></tr></div>
    <dl id="u8gsu"><s id="u8gsu"></s></dl>
    <sup id="u8gsu"></sup>
    • CSF觀察

    【CSF 案例分享】| 陶安:和萃2016年第一期不良資產證券化項目的亮點和經驗

    圖: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計劃財務部,陶安

    編者按

     

     

    2016年我國銀行業不良資產證券化重啟,迅速成為市場關注熱點。在2016年內成功發行的和萃2016年第一期不良資產證券化項目是目前全球第一單使用信用卡資產來做的不良ABS項目,也是我國首次使用零售貸款來做的不良ABS項目。在2017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年會上,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計劃財務部陶安分享了該項目的亮點,結合項目實際經驗分析了適合作為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基礎資產屬性以及投資方面的相關問題。

     

    全文分享
     

     

    陶安(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計劃財務部):

     

    非常感謝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CSF)的邀請,很榮幸今天向大家分享“和萃2016-1不良資產證券化項目”籌備、發行中的一些經驗。

     

    我先解釋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什么樣的不良資產適合做ABS?

    在不良ABS項目發行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問題,如法律問題、會計出表等,但我認為最難解決也是最核心的問題是如何精準預測該資產包的回收率以及現金流。如果回收率預測的不夠精準則難以確定該資產包的公允價值。因此,入池資產可預估現金流的準確性決定了資產適不適合做ABS。像信用卡、無抵押現金貸等資產類別天然就有同質化程度高、單筆金額小、風險極度分散等特點,直接通過對歷史數據進行分析建模就可以得到一個比較準確的估值,盡職調查也相對方便很多,因此我認為,信用卡不良資產是非常適合做ABS的資產。

     

    第二個問題是,不良ABS產品能不能投資?

    在和萃一期項目的路演過程中我們遇到過很多投資人,一聽到不良兩個字就瑟瑟發抖,覺得這種產品怎么敢買?很多投資人甚至還會把不良ABS與美國次貸危機聯系在一起。我認為這并不是一回事。美國次貸危機的爆發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發行機構將一些質量不好的資產,也就是次貸資產拿來充當優質資產進行ABS發行,投資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為投資的是優質資產。國內的不良ABS項目我們在發行時就會明確告訴投資人基礎資產是不良資產,折扣率也很低,所以對比資產的預期回收率,資產折價之后所對應的證券反而是非常優質的資產,完全可以投資。

     

    接下來我介紹下和萃一期項目的基本情況。該項目是在銀行間市場發行的,發行總額是2.33億元,其未償本金余額是15億元,因此折扣率大概在16%左右。沒有做很復雜的分層,只是劃分了優先級和劣后級。優先級的規模是1.88億元,次級規模是4500萬元。優先級得到了中債資信和聯合資信兩家機構的3A級評級。和萃一期的優先級預期加權期限比較短,因為信用卡貸款是小額無抵押信貸資產。與房貸不良資產主要依靠法律訴訟、處置抵押物這種流程較長的處置方法并不相同,信用卡不良資產主要通過外包催收的方式進行回收,因此信用卡不良貸款逾期時間越短,回收機率越大,現金流比較靠前,整個優先級的兌現較快。

     

    和萃一期的資產池極度分散。從單筆資產數額來看,資產池的未償本金余額是15億元,加上利息大概在20億元左右,平均到每筆資產大概在3.5萬元左右,最高的一筆資產大概是78萬元。招商銀行的客群總體偏向年輕白領,該資產包中借款人的家庭平均年收入是24萬元左右,平均年齡35歲左右。很多投資機構會有一些疑問,為什么這些家庭年收入20多萬元的借款人的貸款還會進入不良?這是由很多的因素造成,比如說有些用戶申請了大量的P2P或者其他的貸款,或者是失業等等。對于一筆貸款未來會不會進入不良,年收入是個很關鍵的因素,但是對于一筆已屬不良的資產能回收多少而言,收入的多少并不是非常核心的要素。

     

     

    從債務人的年齡來看,絕大多數客戶都是在40歲以下。其中,30歲以下的客戶占到28%,30-40歲大概40%左右,即總共約70%左右的債務人都是40歲以下的客戶。

     

    從地區分布來看,并沒有集中選取某一個地區的客戶,而是根據招行整體不良客戶群的分布隨機選取。

     

    從入池資產的未償本息來看,大部分資產的未償本息在5萬元以內,且借款人職業結構比較分散,與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整體客戶群分布類似,并沒有特定職業比例很大的問題。

     

    從授信額度來看,每筆資產基本從1萬元至6萬元左右分布不等。這里重點請大家關注下貸款逾期時間的分布,因為逾期時間的分布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資產池最后的回收情況。如之前我提到過的,逾期時間越短,欠款被回收的概率越高。整個資產池內超過一半資產是逾期3-6個月的,即意味著這筆不良資產剛剛進入不良三個月以內。

     

    請大家重點關注項目的現金流分配規則,回收款在支付各種稅費之后,要提取其中的一部分計入流動性儲備帳戶,以避免下次兌付時回收款不足而產生的流動性危機,這種結構目前在不良ABS產品的結構設計中已經比較普遍了。在違約事件發生后,將優先級兌付的本金順序提前,其余方面與正常資產的ABS一樣。

     

    對于基礎資產的合格標準,核心的原則是要保證入池資產的每一筆,從發放、轉讓到處置都是合法合規的。比如說要求借款人年滿18周歲、借款人對于貸款本身并沒有爭議等。信用卡資產比較特殊的一點在于,信用卡可能存在一定機率被盜刷的風險,有些不良資產的發生原因可能是被盜刷,如果存在盜刷的資產在債權上存在問題,這樣的資產就不應入池。因此我們在入池標準上特別增加了借款人對取現和消費事實并沒有爭議這一條。入池資產已辦理停卡手續這一條是招行的規定,如果借款人進入不良名單,會辦理停卡手續,盡管以前有授信的循環額度,但進入不良之后不能夠再使用。

     

    這是在2016年4月初對資產池現金流的測算。整體預期凈回收可達2.4億元左右,發行的證券額度是2.33億元。這是因為該項目各方機構都是第一次做,我們在評估現金流時相對比較保守一點,優先保障投資人的利益。

     

    實際上在2016年9月30日時,資產池已經回收了2.58億元的現金流,比到那時間點預估的現金流多出5千萬左右。

     

    和萃一期項目在去年9月份時就已經完成了對所有優先級和次級證券的全部兌付,次級投資者最后的絕對收益在15%左右。由于期限比較短,所以次級對應的實際年化收益率在40%-50%左右,算是非常高的收益。這也說明最開始不良ABS的次級證券的價值還沒有被大家發現,現在更多投資者看清了這個問題,也因此有更多的機構愿意參與到次級證券的投資中。

     

    最后總結一下和萃一期的項目亮點。首先,它是目前全球第一單使用信用卡資產來做不良ABS,也是我國首次使用零售貸款來做不良ABS。對于銀行業來說是一個突破,根據監管規定,零售不良貸款是不可以批量轉讓的,因此零售類不良資產ABS的成功發行對于銀行來說開辟了一條符合監管要求且公開、批量的不良資產處置渠道。

     

    其次,該項目次級證券的發行并沒有采用引入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投資,而是更多引入民間投資者比如私募基金,這也是處置銀行業不良資產的創新突破點之一。

     

    另外,對于資產回收率,我們采用的是根據歷史數據的分析方法,并且能夠比較精準預估回收率,降低投資者投資風險的不確定性。

     

    我今天的分享就是這些,謝謝大家!

     

     

    (嘉賓發言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CSF觀點和嘉賓所在機構意見)

     

    CSF觀察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杲